当前位置:金沙检测线路 > 金沙检测线路js95 > 金沙检测线路js95

现代精工随心浅谈汉服:从“华夏复兴”到单纯喜欢从奇装异服到庞大产业

2019-12-28

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一一一一一一

  2019年4月7日,农历三月初三,安徽阜阳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内,学生们穿汉服、弹古筝、吟诗、踏舞,学习传统礼仪,展示汉服之美。图/视觉中国

  成都,11月17日下午两点,一群穿着汉服的年轻人从四个地点涌入地铁,目的地都是宽窄巷子。

  穿汉服出行在如今变得越来越常见,传统节日的活动、祭祀、景区里已经随处可见穿汉服拍照的人。超模大赛、汉舞大赛上也有汉服的身影,现代精工演员徐娇、词作者方文山成了代言汉服的明星。

  2016年的时候,吕晓玮开始向全国扩展自己的汉服实体店,那时她发现,1994年出生的连雨馨穿着汉服成为了网红。这是个从来没有在圈里出现过的女孩。

  连雨馨不愿称自己是网红,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是在传播汉文化。而在吕晓玮等早年介入汉服圈的人看来,“小豆蔻儿”的出现更像是这个时代的商业化产物,这与那些汉服资深玩家当年的境况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最终,成为汉服运动一个重要节点的,是王乐天。那年11月22日,王乐天穿着汉服出现在郑州街头,《联合早报》抓住了这条新闻,汉服由此引发了巨大关注。

  在吕晓玮第一次听人说起汉服的2005年,这个圈子小众、安静,甚至有点沉寂。有一天,男朋友孙异问她,你知道我们汉族还有自己的服装吗?她有点诧异,想起曾经去川西和云南一带旅游,总是羡慕少数民族穿着独特的服饰,载歌载舞。

  吕晓玮在逛了一两天论坛之后,就注意到了其中的商家板块。她决定订购一套汉服,“既然要复兴,就要从我做起”。男友孙异却觉得,汉服这件事情是精神的认同和理念的传播。起初,他不接受穿着汉服出门。吕晓玮便独自联系上论坛里一个网名叫“阿秋”的商家。

  当时,在汉网上公开自己身穿汉服照片的人屈指可数。“先驱”式的人物之一是王育良,他在11岁时跟随父母移居澳大利亚,后以“青松白雪”的网名出现在汉网,发布了一张对着镜子的自拍照,身着自己制作的汉服。照片里,他没有露脸,平举着左手,深黑的广袖从手臂垂下来,下身是白色的裙裾。这是他根据所能搜到的典型样式自己剪裁的。

  2005年的时候,能够在现实里接触到汉服的机会很少,论坛里也鲜有人买。很大的原因是成本太高。所谓的商家,基本跟阿秋一样,私人散做,了解到需求之后,寻找合适的面料,确定设计思路,再让找裁缝做出来。吕晓玮当时在电视台做记者,月收入8000元左右,她看重了阿秋高价之下的质量。那是一套价格700多元的曲裾。从下订到拿到衣服用了半年多。她没有结伴,让孙异穿着普通服装陪着她,去锦里走走,因为那里有着跟她一样身着交领右衽服饰的先辈古人的塑像。

  吕晓玮在单位的时候,因为穿着汉服上班,被同事嘲笑,还被领导怀疑是否加入了组织,但是在自己的婚礼上,她却找到了信心。她与孙异穿着汉服完成了婚礼,亲朋中没有任何人觉得不妥。她意识到,不管是村子里的村民还是城市里的同事,有无文化,是否了解过汉服,在婚礼上都是支持和赞赏的态度。其实,直到如今,更多的人也觉得汉服可以作为一种礼服出现,但不适宜作为日常穿着的常服。

  就在2006年,福建汉服天下经文化局批准成立民政局核准登记,成为全国首个官方认可的汉服文化协会。郑炜有模有样地提出了“五年计划”——从节庆和礼仪入手,以汉服为载体复兴传统文化。

  吕晓玮察觉,很多人想要的,是一件能穿出来的礼服,要的是质感。开店的想法诞生后,是多方的反对。家人觉得,作为村里的第一个女大学生,在省会城市的电视台工作是体面又稳定的,而经商并不保险。更重要的反对来自同袍,“他们认为,提出汉服复兴是精神层面的,非常高尚,而让它沾上铜臭味,用它赚钱,这做法带有原罪。”吕晓玮。如今看来,这想法单纯得近乎幼稚。

  吕晓玮还是下定了决心辞职,在文殊坊旁边的一个仿古建筑群租下30多平方米的空间,把仅有的17套汉服依次挂在墙上。

  她还自学古筝,摆在店门口弹,但仍然来者寥寥。一些经过景区的老人,会来店里找她辩论,告诉她这是封建糟粕,跟时代潮流所逆,不应该这么做。她的生意并不顺利。

  购买订单极少,让吕晓玮维持下去的是出租业务。十块钱租半小时,提供拍照服务每张收费两元。2006年和2007年的春节,她光通过出租汉服,赚了上万元。之后,她又开起了淘宝店,出售生意仍旧惨淡。

  吕晓玮也会去北京听相关的论坛,回来分享资料。有时,是去各地博物馆,拍些文物实体,以便确定朝代、款式、花纹细节和尺寸。在此基础上做原创设计,每月要求出五六十款,再从中选出30款左右上架。

  无论如何,汉服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知晓,除了那些狭隘的“汉服者”,大多数汉服爱好者都在选择一种自己认为合适的宣扬汉服的方式。

  他们中有人在编写考证汉服历史,有人在太湖边找了一个房子,侍弄花园,种下梅花,从诗意生活的角度传播自己认可的文化,有人坚持每天上班时,束起发髻,穿上汉服,也有人在苏州小镇里组织学生读经这些同袍之中,有的彼此认可,有的也彼此龃龉。

  全国的汉服爱好者数量达到两百万。对同袍的调查中,仅仅出于对汉服的喜爱者从15.23%上升到34.33%,而认为自己是要复兴民族文化精神的,逐年下降,从2014年的77.8%下降到2018年的56.8%。汉服爱好者中,女性占比85.54%,且一直在逐年上升。平均年龄在21.66岁。专科和本科的学历是中坚力量。

  “这不仅仅是一件衣服。”很多汉服爱好者都不止一次这样说。在多年发展之后,汉服爱好者们从服饰延伸出了更多的内容,但复兴仍然是一个口号。